魔兽世界背景小说《沧海之旅》剧情党速来!

2014-11-14 18:04:03 来源:互联网 作者:Ryan Quinn 编辑:五月 

  不管你曾经历过多少次,这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每天都要穿上满是污泥的衣服,等待数个小时只为了一群像狼一般咆哮的敌人向你冲锋而来。挥舞着手中的利剑直到你感觉不到自己的肩膀。担心误伤到自己以及同伴的同时,更担心一柄利刃会捅向自己。等到硝烟散去,浑身上下沾满的鲜血已经不知为何人;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破败的营房,脑子里想的只有谁还活着,而谁没能回来。直到有人再次把你唤醒,换上戎装来重新经历这一切。等待着你的,又是一次艰苦的行军。

  一名新兵傻傻地看着塔尔罗,他之所以张口凝望大概是因为谁告诉了他战争已经结束了,而联盟获得了最终胜利。

  的确。联盟现在的状况确实要比另一边强。奥格瑞玛已经被攻破,他们的兽人酋长被关进了铁窗,潦倒的部落在舔舐着自己的伤口。

  但这又能怎样呢?和世人所料想的一样,潘达利亚在战火的摧残下已经支离破碎。现在危机被解除了,当地的人民对此非常的感激,不过塔尔罗知道他们也只是出于礼貌而已。一群异乡人在自己的家园燃起了一场战争,换作谁不会恨他们?

  而且部落并没有被摧毁,只是受到了挫败。现在他们有了一名新任战争酋长,加以时日肯定又会有一场新的战争。期望一名食人的巨魔将部落带向和平新纪元的人们,应该先去了解下赞达拉的历史。

  战火远没有平息。

  塔尔罗?蒙邓是潘达利亚战役打响后招募入伍的第一批志愿军,而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征战沙场了。兽人、不死的骷髅人、以及头上长着两角的牛头人——他都与之交锋过并且幸存了下来。

  而他得到的又有哪些?头顶上的那一道道刀疤?放在银行的那些搜刮来的钱财?无妻无子、头上无檐,他连个可以牵挂的东西也没有。他搭乘的"神权者之傲号"正驶向返乡的路上,但如果战事没有结束的话,这说不定又是一艘满载战利品或是入伍新兵的船。他们身着干净的军服,头上挂着劣质的勋章,然后来这里做什么呢?无非是一场又一场盲目的杀戮。

  这名新兵最好早点能开窍,等到部落抡着战斧的牛头人朝他冲锋而来的时候就为时已晚了。趁他还年轻,走回头路还来得及。

  不过,这名新兵不怎么聪明。第三天晚上海浪掀到甲板上时,他脸上的表情还是那么呆滞。

  船体的剧烈摇荡将塔尔罗摔倒地上。白色、泛着泡沫的海水席卷着一切。苦涩的海水留进了他的嘴里,不过他的视线始终没有离开那个新兵。

  船帆开始疯狂的旋转,几乎要被一扯两断。船上的人不停地呼喊着、尖叫着、试图逃离这一切。神权者之傲号已经开始倾斜,胃里已经在翻腾的塔尔罗径直地向那名新兵跑去。

  跑到一半的塔尔罗终于知道为什么他的表情一直停滞在那个状态:他刚从船的一侧跌落下来,现在已是任由汹涌的海水所摆布。周围的水潭和他的衣服上满是浸满海水的木刺。他身上的蓝色上衣现由于大出血已经染成了病态的紫色。塔尔罗估计是一门大炮在滑下来的过程中砸到了他,亦或许是被圆杆击中。或许……

  就在塔尔罗猜测之时,另一股大浪一下子将船掀至了另一侧。他的整个人被摔至了空中,抛出了甲板。他回头满眼看到的只有海水。几个小时之前他还在这里撒尿呢。

  塔尔罗的背部首先落入了海面,刚吸的一口气还没到自己的肺里,就已经被海水给填满了。无助的他挥舞着四肢,但他只是越陷越深。

  糟糕。

  冰冷的海水异常刺骨,就好像他被一柄无形的长矛刺中一般。他的手指不由自主的卷缩了起来,疼痛使他眼睛都无法张开。

  糟糕。

  溺水的塔尔罗在水中不停的翻腾着。海水就好像是在击打他一般,他的四肢无力地挣扎着。

  塔尔罗感觉自己好像越沉越深,疼痛的肺部此时好像随时会炸开一样。他紧闭双唇,不让更多的海水涌入。塔尔罗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塔尔罗感觉自己的肺已经开始灼烧了,脖子上的青筋都凸了出来,他感到自己已经达到了临界点。

  直到他的胸腔最终屈服,整个人已经成为了海水的玩偶。他的双腿不知是不是已经断了,现在一点力气也使不上。

  他的所有感官已经愈发的木讷,他不禁怀疑自己是否将溺水身亡在此?久经沙场的他,却葬送在回家的路上,实在让他又好气又好笑。

  突然他被什么东西猛地打中了,他不由自主的张开了嘴。

  盐水和沙砾一下子涌了进来。由于刚才的猛击,大口吸气的他把异物全部吞了进去。这让塔尔罗叫苦不已。

  空气。他突然嗅到了空气的味道,塔尔罗恍然间发现自己已经浮出了水面。大口吸着气的塔尔罗感到自己的背部好像是着了火一样,手臂也异常酸痛。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塔尔罗第一次能笔直的看向前方,上方的双月在海水上洒下了一幕银光。塔尔罗突然在身后碰到了什么。是一块锋利的岩石。他猛地吸进一口气,然后双腿用力在石头上一蹬。

  塔尔罗咳了一下,血液伴随着之前的苦涩海水从他的嘴角上淌下。他感到丝丝疼痛——不过这是个好兆头。这说明他还活着。

  从很远处,他可以看到神权者之傲号满目疮痍的船体,折断的桅杆四处漂浮在水面上。就算有人顺利逃脱的话,也不可能来这里来寻找幸存者。至少他不会,多一个落水者就是多一份累赘。
海水异常的冰冷。起初海浪不停地将他推向那块岩石,那浪头就好似要将他重新埋入海底一样。塔尔罗尽量让自己不去想自己背上的伤势,但是剧痛难忍。塔尔罗希望只是扭到了一下,他都不想伸手来摸摸背后的情况。

  他周围的海水已经开始涨潮了。这样还能坚持多久?他又往前方看了一眼,在神权者之傲号的周围他发现了一波浪已经从沉船的方位打了过来。虽然这次的海浪没有掀翻神权者之傲号的那次来的猛烈,但对他来说足以致命。

  塔尔罗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后面的海浪一波接着另一波。就算他能挺过第一波浪潮,后面的又该怎么办?想到这里塔尔罗已经开始不知所措。

  当第一波浪即将袭来时,他突然发现海浪的尖头上有什么东西。难道是船的残骸?看上去好像是一条长木板。

  如果他能在被打入海水后抓住这块木板的话,或许……

  海浪以汹涌之势倾泄了下来,塔尔罗整个人被水流向后冲去。当他的后背擦到那块岩石时,他放声大叫了起来。不过他仍然努力的推着自己前进,虽然寸步难行,但他仍觉得那块救命的木板离自己越来越靠近了。经历了刚才的海难,这块木板竟然没有沉没到海底。

  他突然觉得那块木板是在向他的方向移动。借助月光,他能看到那木板就处在他的正前方。木板的轮廓开始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近。这……难道是一艘船?

  不管怎么样,肯定是一艘载人的船。塔尔罗在它靠近后,终于发现那是一艘挂着渔网的小木船。

  上面的船员有着粗厚的脖子。他们探出身来,泛舟的大手让船桨看上去就好像是木棍一般。

  兽人。当他们靠近时,塔尔罗发现船上有共有三人。他真希望自己的佩剑还在身边。

  颠簸的海浪将小船推到了他的右侧,但船上的三个人用熟练的技巧重新调整着船的方位。他们笔笔直的站在船上,船桨飞快地进出着水面。塔尔罗努力地控制着瑟瑟发抖的身体,他想着与其冻死、淹死,也决不能成为阶下囚……

  说什么也不能葬送在兽人的手上。他们的脸部和手都毛茸茸的,而且早已经全身湿透。双眼看上去也显得有些木纳。他们的身上披着双层厚的棕灰色的斗篷,长满粗毛的爪子则牢牢地抓着船的一侧。

  熊猫人?

  一个体格巨大的熊猫人张开了他的嘴,但听不出是在说什么。只是在……不停地呐喊着。一股浪从船的身后打了过来,将船尾一下举起。那个在叫喊的熊猫人举起一只爪子,在船体开始失去控制时做着一个手势。他的嘴巴始终没有合拢。

  他难道是在……欢呼?

  熊猫人的小艇在浪尖停留了数秒钟后才落了下来,塔尔罗目不转睛地看着小船掉落在离自己只有十五码的距离。船上的三名船员已经被海浪浸湿了,那个大块头伸出了一只肉肉的爪子,指着塔尔罗。那张嘴还没有合上。而船的身后,又一波海浪正在酝酿之中。很快就会卷到岩石这里。

  塔尔罗猛踢自己的双腿,拼命地向船游去。

  --------------------------------------------------------------------------------

  当三个身影将他拖到船上时,塔尔罗全身都不停地在颤抖抽搐。三个人离开了不停呕着海水的他,开始着手应对来袭的海浪。

  塔尔罗不知道他们在用哪种语言沟通,他所听到的只是两短一长的急促吼声。在海浪将他们掀起时不停地咏唱着,在成功驶过一股海浪后大声地欢呼、互相敲打同伴的背部。塔尔罗感觉自己就在鬼门关前徘徊,每当船驶向一波巨浪,他都知道自己可能下一秒就会被抛回冰冷的海洋里。但是伴随着每次咏唱,小船都能够乘风破浪。虽然海面下方就像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搅动着,但熊猫人仍能化险为夷。直到海浪平息了下来,他所听到的只有他们的欢呼声。

  塔尔罗终于可以不用担心那随时随刻都会将船掀翻的海浪,安心地躺在船上。他感觉自己受的伤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严重。也许他断了根肋骨?他身体的两侧还是一碰就疼,但是起身坐着却没有什么疼痛感。他将自己撑了起来,然后用熊猫人给他的斗篷将自己裹了进去。天空看上去还是那么的阴暗,豪雨仍在下着。小舟颤颤悠悠地在海面上行驶着,而海浪……已经温和了许多。他环顾了下四周,神权者之傲号已经无处可寻,但他能依稀的辨别出远处黑色的轮廓是一道悬崖。船上的幸存者估计都会逃到那里去吧。

  塔尔罗打量了下小船,感觉自己好像是刚睡醒一样。他感到自己现在终于安全了。"谢谢……你。"他喃喃自语着。

  那个一直在喊叫的大个子熊猫人朝他吱了一声表示肯定。另外一名矮小结实、有着厚厚爪子的熊猫人,正在用茶杯把水舀出船外。第三名戴着遮过耳朵的罩帽的熊猫人则交错着划着船桨。那熊猫人说话的时候并没有转过身来,他的声音在绵绵细雨中很难听得清。

  "你是来自……联盟?"他操着一口口音很重的通用语。声音很有磁性。估计是个男的?

  "没错。"塔尔罗顿了顿。"我们这是……这艘船开往哪里?"

  熊猫人听罢放下了船桨,小船在海水里滑行了一会儿。他转身看着塔尔罗,罩帽下的一双眼睛闪着金光,就好像是受了惊吓的动物一般。两条稀疏的胡须缠在了一起。

  "捕鱼。"

  --------------------------------------------------------------------------------

1 2 3 4 5 下一页
友情提示: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用手机访问
下载APP
appicon 下载
扫一扫,手机浏览
code
休闲娱乐
综合热点资讯
单机游戏下载
精彩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