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世界官方短片小说《地狱咆哮》校译版 三

2014-11-14 17:51:43 来源:NGA 作者:Robert Brooks; 编辑:五月 


  预言之石的神灵这几天来都焦躁不安。

  它们惊慌失措了一个晚上加一个上午。命运被扭曲了。有人来了。事态已经开始变化了。这些喋喋不休的话自此之后逐渐变成了混乱而零散的低语。

  扎纳克长老见识过更糟糕的情况。在他看守预言之石的数十年里,他慢慢了解到元素并不平静,而是充满活力;并不被动,而是能适应改变。有时候它们生气。有时候它们可怕。有时候它们想倾诉。它们今天不会和扎纳克,当然也不会和任何朝圣者交谈。他对此坦然接受——他还能怎么办?——坐在阴凉处冥想,感受着元素偶尔流露的一丝忧虑。

  被扭曲了,被改变了。不属于这里。他是谁?他是谁?

  这些话没有吓到他。命运是件脆弱的东西。有时候神灵会屈尊透露一丁点未来可能的去向——可能的去向——或者过去发生过的事情,但它们无法描出某个兽人的人生轨迹,即便它们想这么做也不行。元素只会说出它们所知道的,而它们并不是什么都知道。

  低语声将他带回了现实。“扎纳克长老。”说话的人是一名萨满学徒。“朝圣者来了。”

  扎纳克懒得睁开眼睛。三十年来他的视力每况愈下,任何远在两条手臂以外的事物都只是一团光影组成的污迹。不过当元素成为盟友后,衰弱的感官并不是太大的问题。“三个人,是吗?”

  “四个。”

  扎纳克皱了皱眉头。神灵只知道有三个兽人来了。“你确定?”

  “一个是格罗玛什·地狱咆哮酋长。他带了两个战歌护卫。我不认识第四个人。”学徒说道。

  “我知道了。”扎纳克抬起一只苍老的手:“请你扶我起来。”学徒小心地将他拉了起来。虚弱的膝盖晃了几下,总算支撑住了身体。萨满点了点头,对此很满意。他的拐杖能让他站足够长的时间。“你应该离开,年轻人。”

  “不。”

  “这不是请求。”扎纳克温和地说道,“地狱咆哮和我彼此了解对方,不过我想今天会有些不一样。我赶他走的时候他可能不会很乐意。我没什么好怕他的。他可以砍掉我的脑袋,可他能从我这里真正夺走的除了我剩下的这点寿命以外,还有什么呢?他能从你身上夺走的就多得多啦。走吧。”学徒犹豫了一会,但最终还是离开了。

  扎纳克独自站着等待战歌的来访者——以及他们那个陌生的客人——到来。他开始仔细聆听,非常仔细地聆听着神灵越来越大声的低语。

  是他。他在这里。他在这里。他在这里。

  神灵又开始惊慌失措了。扎纳克的手紧紧地握着拐杖。命运是件脆弱的东西。他严肃地想着,看看我们今天是否能保护它。

  * * *

  “黑石氏族不算太友好,陌生人。”格罗玛什·地狱咆哮说。他绕过路中央的一块小石头,两名战歌护卫跟在他身后几步远处以示恭敬。“碎手氏族也同样如此。他们想要的可不只是一点甜头和承诺。”

  “一旦他们相信他们能够得到另一个世界,他们的胃口只会越来越大。你不需要把纳格兰拱手相让。”加尔鲁什说,“有个叫做铁炉堡的地方——黑石得付出不少代价才能攻占那里。碎手?把一个叫森金村的地方附近的土地给他们。我甚至会亲自帮助他们。”我会好好享受的。

  加尔鲁什掩藏起自己的愉悦。他的父亲郑重地考虑了他的话。格罗玛什已经开始构思如何带领一个团结起来的兽族,一个部落。我想我该谢谢你,凯诺兹。加尔鲁什想。“如果那暂时还不够的话,”他补充道,“就和他们讲讲我们能从德莱尼人手中夺取的稀世珍宝。”

  “可你说他们并不是古尔丹说的威胁。”格罗玛什说。

  “确实如此,但他们最终还是会碍我们的事。最好早点解决他们。你会明白的。”加尔鲁什说。

  格罗玛什看上去并不信服:“也许吧。”在他们终于走完最后一个斜坡的时候他没有再说话。离预言之石只有几步之遥。

  一个兽人在附近的一棵树旁等待着他们。“扎纳克长老,”酋长喊道,“很高兴再见到你。”

  双手苍老而扭曲的年迈兽人沉重地倚靠着拐杖。“我已经有太多个季节没有和你见面了,地狱咆哮酋长。不过我听说了你征战胜利的消息。你为战歌氏族带来了莫大的荣耀。”他的话中带着热情与敬意。

  加尔鲁什走上前。如果这个人是我父亲的朋友,那我也该表示友好。“你好,长老。我从遥远的地方来到这里——”

  长老打断了他。“我知道。”热情消失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以一名陌生人的身份来访,仅此而已。”

  “你叫什么名字,外来者?”扎纳克话语中的恶意让加尔鲁什不知道该说什么。长老举起一根弯曲的手指向他说:“你不属于这里。神灵厌恶你的存在。你只要活着就会给这个世界带来混乱。”

  加尔鲁什瞥见自己的父亲眼中蒙上了一层怀疑。这个老萨满会毁掉一切。“我的确来自很远的地方,但是——”

  “你还没张口我就知道你在撒谎,外来者。”萨满怒气冲冲地低声说道。他不慌不忙地慢慢往前走了几步,狠狠地瞪着加尔鲁什,青筋从他满是皱纹的皮肤上爆了出来。“连命运本身都在作呕。你想要颠覆这个世界上的一切。”

  加尔鲁什感受到一股沉重的压迫感。神灵真的厌恶他。如果你们知道我在杜隆塔尔很高兴地对你们的同类做了什么,你们会把我当场打倒的。他从背后摸出碎片,迅速打开布包:“这个能证明——”

  萨满将其从加尔鲁什手中一把打掉。“我对你的卑鄙技俩没兴趣。”扎纳克提高音量说道。他的手被碎片锋利的边缘严重割伤,但他好像丝毫没有注意到血流到地上。“地狱咆哮酋长,马上杀掉这个下作的人会让你免受无法形容的痛苦和烦恼。他所走的每一步都会让无数的无辜者丧命。看着吧。他会否认的。”

  “我什么都不否认。”加尔鲁什愤怒地说。他指向躺在草地上的碎片:“我会颠覆一切。我必须这么做。它能告诉你为什么。”

  “他亲口说出了自己的罪孽。”扎纳克轻柔地说,“杀了他。现在就杀了他。”

  “你相信有比死亡更悲惨的命运吗,长老?”加尔鲁什尽力保持着尊敬的语气。哪怕显露出一丁点藐视都有可能让他父亲翻脸。“我带来的不是和平。我带来的是战争。混乱。死亡。而如果能避免这场所有兽人即将遭受的厄运,那我们每个人就算痛苦地死上一千次也是值得的。”

  “扎纳克长老,”格罗玛什说,“这个陌生人宣称所有兽人很快都会被奴役。”

  “注定的事,注定会发生。”扎纳克说道。

  听到这句话,加尔鲁什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不。我不会坐以待毙。”加尔鲁什转向格罗玛什,恳求道,“你也不会。我知道。”

  “扎纳克,”格罗玛什说,“我必须亲眼看看。如果他在我的人当中……找到了……软弱,那我必须修正它。”

  扎纳克摇了摇头:“神灵今天不会与你交谈。”

  “我有权提问。”

  “可他没有。”扎纳克又指向了加尔鲁什,“如果你坚持带上他,我会阻止你们。除非你们杀了我。”

  加尔鲁什克制住折断长老手指的冲动。你死了我会很高兴,你这个老糊涂。他想。“我会和长老一起呆在这里,地狱咆哮酋长。拿着碎片去和神灵交谈吧。这件事耽搁不得。”

  格罗玛什一言不发地站了很长时间,用目光掂量着加尔鲁什:“扎纳克长老,我必须这么做。我必须去确认。”

  扎纳克表情扭曲,好像是闻到了一股恶臭:“那好。去吧。”

  格罗玛什小心地捡起了玻璃碎片。“你,呆在这。”他对男战歌护卫说。他转向女护卫:“跟我来。”两人沿着道路向竖立着的石群走去。

  加尔鲁什一个字也没说。他的目光跟随着他的父亲,无视长老恶毒的眼神。留守的战歌护卫紧紧地盯着加尔鲁什。

  “要是情况对你不利,”护卫说,“别逃跑。如果你认命的话,可以少吃很多很多的苦头。”

  “情况可能对我不利,但是如果我不能改变他的命运,那你的下场会更惨。”加尔鲁什说,“而且我不想看到那一幕。”

  护卫哼了一声。加尔鲁什望着石群。他的胃感到十分沉重。

  现在只能听天由命了。

  * * *

  格罗玛什把血吼交给护卫,走进了石圈中央。“不要打扰我,也不要把这个弄丢了。”他对她说道。

  “遵命,地狱咆哮酋长。”

  空气中充满着力量。格罗玛什的每一个动作都好像是在打搅神灵。扎纳克没有说谎——它们恨那个陌生人。也许这意味着他得不到任何答案。但付出代价的会是那个陌生人,而不是我。格罗玛什严肃地想。砍下这么优秀的一个兽人的头颅真是可惜,但是承诺就是承诺。

  格罗玛什双手平托着玻璃碎片,仔细地观察着。碎片各处都闪烁着微小的青铜色光点, 就像是被困在其中的细沙。真是个迷人的物件。

  也许有某种和神灵打招呼的传统方式。如果有的话,格罗玛什也不知道。他会非常地直接。如果它们不做回应,那也就这样吧。“那个陌生人相信我的选择将影响整个世界的命运。”格罗玛什举起玻璃说道,“他还宣称这个东西里边有证据。证明他错了的话,他就会死在这里。无论如何,让我看看真相吧。”

  空气旋转了起来。一股漩涡气流裹挟着微小的火苗、水滴和石块急速涌向碎片。

  力量充满了碎片,一道强光刺痛了格罗玛什的双眼,预言之石中升起薄雾,但他毫不退缩。突然格罗玛什被包裹在了里面——

  * * *

  一眨眼的功夫,格罗玛什就消失了。一堵雾气形成的墙把石圈罩得严严实实。加尔鲁什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雾——在萨尔向他展示幻象的时候当然也没有见过。站在石群旁的护卫上窜下跳,希望能在迷雾中找到酋长。

  加尔鲁什身边的护卫紧张了起来。“如果你杀了我们的酋长,陌生人,下一个死的就是你。”他厉声说道。

  加尔鲁什摇了摇头:“他没事。”他的话掩饰着他心中突然涌现的恐惧。神灵看到另一个世界、另一个时间时会如何反应?它们会受惊吗?它们可能杀掉格罗玛什吗?“这都在我的预料之中。”一定要成功。自信。他要表露出自信。

  雾中突然出现了闪光。

  扎纳克长老大叫一声:“不!”

  两人转了过来。萨满已经倒在了地上。“不!”他再次惨叫道,“绝不能这样!”护卫跪在他身边,扶住了不停颤抖、抽搐的老兽人的肩膀。

  他看见了我父亲正在目睹的一切。那股憎恶与仇恨的压迫感消失了。神灵也是如此。它们和扎纳克长老一样惊恐不已。

  加尔鲁什又转向了预言之石,等候着。

  * * *

  ——每眨一次眼,数天、数周、数月的时光都飞速流逝。格罗玛什敬畏地看着这一切。

  全都是真的。陌生人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一场兽人无法获胜的战争。德莱尼人蓝色的血和兽人暗红色的血在战场上混合在一起。团结起来的兽族的人数是凭战歌远远无法独自集结的。这就是部落。格罗玛什几乎无法想象它的力量。陌生人所描述的只是它潜力的冰山一角。

  时光继续飞逝。他看到由于接受了一种新力量——术士——大地开始慢慢腐朽。他看见兽人的肤色开始改变,就连从未接触过这种被腐化的力量的兽人身上也出现了斑驳的绿色。

  他看到了古尔丹的“奇迹”,从一名未曾露面的恩人那里得来的有着无法形容的强大力量的礼物。而且,是的……格罗玛什就是第一个站出来喝下那份礼物的人。

  但陌生人错了。格罗玛什几乎不关心其他兽人的安危。他之所以领头,单纯是因为他不能忽略一个念头:没有人能比我更强。一刻也不行。我再也不会变得软弱。

  地狱咆哮注视着预言之雾,看着自己喝下那微微发光的液体,犹如身临其境一般感受着它的效果。他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在转变。他在皮肤完全变绿时感受到强烈的怒火。他感受到力量充斥着全身。

  “我感觉……好极了!”他在幻象之中喊道,“我要撕扯德莱尼人的肉!德莱尼的鲜血洒在我脸上……我会喝掉他们的血直到我喝不下为止!给我他们的血!”

  这的确好极了。

  而且是错误的。他的思维已经不属于自己了。他也能感受到这一点。

  * * *

  萨满长老又惨叫了起来:“绝对不能!”他颤抖着,胡乱摆动着四肢,双眼紧闭,唾液从他的嘴角滴下。

  战歌护卫不停地朝预言之石的方向看。“他是不是要死了?地狱咆哮是不是也要死了?”他问道。

  加尔鲁什指向道路:“去吧。我会留在这里。如果有需要,就把地狱咆哮从雾里拉出来。”

  不用再对护卫多说什么了,他向石群跑去。加尔鲁什在扎纳克身边跪下,感到一种奇特的解脱感。“你明白了吗?”他向长老问道,“这就是我来到这里的理由。来阻止这一切。”

  萨满紧紧抓着自己的胸口,手指抠进心脏正上方的皮肤,扭动着身体,喃喃自语。手掌上被碎片划破的伤口在他的长袍上留下了一条条鲜红的血迹。“不行。绝对不能发生。不行。绝对不能发生。”他的呼吸变得又浅又急。他睁开眼睛。“还有希望。救赎。救赎。”

  “是的。”加尔鲁什柔声说道,“救赎。所以我在这里。”他抓起长老的一只手臂,感到他的心脏在急促地跳动。他难道快死了? 可能吧。“我会把救赎带给我们的人民。”

  扎纳克好像没有听见:“地狱咆哮有心。改变一切的心。”

  “是的。”加尔鲁什表示肯定。

  “那颗心会去抵抗。去战斗。去团结所有的兽人。去领导。”

  加尔鲁什盘腿坐在地上,将萨满的头枕在自己的大腿上:“是的。还不止这些。”他轻轻地拍着长老的肩膀。至少现在这老傻瓜终于明白了。

  “和平……我们说不定还能看到和平……”

  加尔鲁什的手突然停了下来。

  * * *

  Lok-tar ogar。非胜即死。幻象展示了这两者。一场对德莱尼人的胜利,随后是被邪能法术所破坏的整个世界的死亡。

  元素在那个时候已经损失惨重。格罗玛什能感觉到它们的惶恐摇动着预言之石。这番景象对它们和他而言同样惊人。

  然后古尔丹又出了一个绝妙的主意——入侵一个新的世界。艾泽拉斯。部落冲过一道传送门,攻城略地,烧杀掳掠,任何胆敢反抗的人都不能幸免。

  胜利并没有持续多久。失败来得极为彻底。幸存下来的兽人被聚集起来关进了战俘营。

  而且他们没有反抗。

  甚至包括那些曾是战歌一员的兽人。他们没有反抗。由于身上被腐化的力量已经消失,他们变得萎靡不振。

  我们的灵魂。我们的灵魂将不复存在。格罗玛什想流泪。

  * * *

  扎纳克的视线重新回到加尔鲁什脸上:“你见过了。你都知道。一个团结的种族。互相保护。光荣啊。地狱咆哮能领导他的人民达到那种程度。他有心。光荣啊……”

  “那就是部落,长老。”加尔鲁什说道。

  “地狱咆哮能够承受这一切。他能够克服这一切。腐化不会成为结局。”扎纳克的脸上老泪纵横。他的声音夹杂着喜悦和希望。“一个世界被毁灭了,但是另一个却比任何时候都强大。地狱咆哮的牺牲拯救了我们大家。你已经见证过了……”

  他再次沉浸在幻象之中,开始颤抖。

  加尔鲁什环顾四周。那两个护卫不停在迷雾的边缘徘徊着,显然是在争论到底要不要打断幻象。看不到其他人。如果这个萨满有照顾他的人或者学徒的话,他们肯定不在附近。

  “我看见过,长老。”加尔鲁什说。他伸出双手,一只手捏住萨满的鼻子,另一只手则牢牢捂住他的嘴。“我不会再看一遍。”

  模糊的哼声从加尔鲁什的指缝间传出,但空气无法进入萨满的肺。扎纳克的手抓挠着加尔鲁什。

  “先祖会欢迎你回归。”加尔鲁什低声说道,直视着前方。

  他一直等到哼声、挣扎和心跳都完全停止。但他还是将手放在原处数了三十下。

  然后他轻轻把萨满放到地上。“先祖会欢迎你回归。”加尔鲁什再次由衷地说道。长老甚至博得了格罗玛什·地狱咆哮的尊重,他也很遗憾长老必须得死。

  加尔鲁什大步向预言之石走去。也许元素会对他刚才的所作所为大发雷霆。又或者它们什么都没有发现。幻象似乎完全吸引住了它们。

  这倒提醒我了……

  血吼在一个格罗玛什的护卫怀里抱着。加尔鲁什笑了笑,向它伸出了手。

  * * *

  囚禁。恐惧。死亡。即便是没有被关押起来的兽人也只能在这个陌生的世界上苟延残喘。即便是格罗玛什·地狱咆哮,有着钢铁意志的兽人,有着巨人之心的兽人,战歌氏族可怕的领袖……也在同萎靡和绝望做着终将失败的斗争,过着四处躲避征服者的日子,悄悄地渴望着死亡。

  他想起了她的声音。高尔卡的声音。他终于明白了。她从没软弱过。一刻也没有。他怎么会一直没发现呢?

  ……让我像战士那样死去吧……

  “不可以这样!”格罗玛什咆哮道,“绝不能这样!”

  元素重复着他的情绪。绝。不。能。恶魔的腐蚀也会把它们摧残得七零八落。他们会一起受苦。

  绝不能这样。永远不能。格罗玛什感觉这股信念已经刺进了自己的骨头。信念和怒火。我的氏族将永远不会如此堕落。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来避免这场厄运。

  任何代价。

  影像在继续。一个由人类抚养长大的新兽人被迫战斗来取悦人类。虽然他很强壮,但他经常受到侮辱和痛打。人类甚至给他取名叫萨尔。然而很快他就萌发了逃跑的念头,然后——

  “你们这些蠢货,快把他拉出来!”

  这个声音是从幻象之外传来的,格罗玛什并没有理睬。有什么能比当前的更重要?他看到迷雾展示那个年轻的兽人开始学习阅读以及——

  “这已经害死了那个萨满!我们必须打断幻象!”

  血吼的斧柄出现在他的视野中——他真正的视野中——往下一挥。格罗玛什的手腕一阵疼痛。他的手本能地张开,带来如此恐怖的影像的玻璃碎片掉在了地上。迷雾消失了,所有的景象和声音也一并消失。

  结束了。

  格罗玛什跪倒在地,大口喘着粗气。

  “地狱咆哮酋长!”陌生人跪在他身旁。他握着血吼。“你还好吧?”

  格罗玛什缓慢地恢复镇定。非常缓慢。他等到呼吸平静下来才抬眼。空气在他们身边不停流转。元素倍感焦虑。

  格罗玛什终于站了起来。“把那个给我。”他伸出手说道。陌生人将血吼递给了他。“你为什么要插手?”

  陌生人指向石群边界外萨满等待之处的那棵树。“那些影像害死了长老,地狱咆哮。”他说,“我没想到会有如此大的危险。我担心你也会死。”

  “他的心脏承受不了我所看到的一切。”格罗玛什掐住了陌生人的脖子,狠狠地将他扔向了后方的一块石头,然后立刻将血吼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后来发生了什么?”

  “什么?”陌生人问道。

  “我看到了奴役和死亡。这不可能是最终的结局。”血吼紧贴的刀刃只差没有割破皮肤。“我怎么样了?我的氏族又怎么样了?”

  “你战斗到了最后一刻,地狱咆哮。你和其他人都是。”听上去就好像陌生人不想承认一般。“可是为时已晚。我们的心已经被挖走了。你现在知道了吗?古尔丹力量的代价是——”

  “一切。”格罗玛什沙哑地打断道。他将血吼慢慢地拿开:“牺牲我们的一切。”

  “是的。但是你还看到了其他东西,地狱咆哮。”

  格罗玛什露出了忧虑的眼神:“什么东西?”

  “你看到了团结的力量。”陌生人平静地说道,“所有兽人在同一面旗帜下前进。想象一下如果没有主人。没有腐化。想象一下。一个由战歌所领导的部落。它会有多大的潜力?又有哪个世界能阻止我们?”

  格罗玛什扭过头去。他依然心烦意乱:“软弱。我以为我很强大,而这会葬送我自己。”噢,高尔卡。我发誓我也会和你一样英勇。就算我死,也要死在战场上……为了避免这个陌生人向我展示的命运,就算血流成河我也在所不惜。甚至是我自己的血。我发誓。

  “是的,地狱咆哮酋长。”陌生人说道,“但你现在知道了你面对的是什么。敌人在等着奴役我们。古尔丹的主人。那些在另一个世界上的人。除了你,谁又能应对这个挑战呢?除了你,谁又能成为所有氏族的父亲呢?”

  没有人。没有别人。唯有他能体会他们的命运是多么恐怖。唯有他会不惜一切代价来避免这个命运。

  “这另一个世界征服了我们。他们很强大。我们必须更强。”格罗玛什感到自己的灵魂在咆哮。我会变得更强。“我们或许会输,陌生人。不过即使如此,我们也要舍命一搏。是吗?”

  “Lok-tar ogar。”陌生人回答。

  两名战歌护卫轻声重复道:“Lok-tar ogar。”

  格罗玛什将血吼举到眼前,审视着自己在磨光的金属表面上的

用手机访问
下载APP
appicon 下载
扫一扫,手机浏览
code
休闲娱乐
综合热点资讯
单机游戏下载
精彩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