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世界官方短片小说《地狱咆哮》校译版 一

2014-11-14 17:48:23 来源:NGA 作者:Robert Brooks; 编辑:五月 

  加尔鲁什仔细地审视着纳格兰的地貌。数天以来他都没有看到战歌侦察兵的踪影。不过他们为什么要来这里呢?这座山丘处在战歌氏族领地的边缘地带,在和平时期几乎没有来这里巡逻的必要。食人魔只会从西边杀过来,而其他兽人氏族则来自东面。加尔鲁什记得,在这个季节,连来这里打猎的人都很少。

  他上次坐在这小山顶上的时候还十分年幼,而且——

  不。加尔鲁什幼时坐的地方并不是这个山顶,他爬上的也不是这些树,他手指划过的更不是这一片片草地。这是一个不同的世界。

  凯诺兹多姆曾告诉他,他会发现一些奇怪之处。我这辈子都在研究时间流。如果你要清点和对比每一片草叶的话,你肯定会把自己逼疯的,他这么说过。我的计划需要一些……有利条件,我们在这里都能找到。这条时间流对我们来说是完美的。不完全是镜像,但也是完美的。

  是否如此还有待证实。加尔鲁什挡住晃眼的阳光,凝视着落日下的大地。至少他知道这山顶是个安全的歇脚地。开阔而葱郁的草地会在加尔鲁什被发现之前就早早地暴露侵入者。

  在他身后,凯诺兹自在地躺在阴燃着的营火旁边,把一大块边角锐利的弧形玻璃碎片举在自己眼前。玻璃在营火和落日的照射下闪着青铜色的光。“我们之前谈的事你考虑过了吗,地狱咆哮?你已经浪费了很多时间——”

  加尔鲁什转过身来,笔直地怒视着他:“不要再用那个名字来称呼我。在这儿不行。永远都不行。”

  凯诺兹笨拙地坐了起来。这条青铜龙在他全新的兽人形态下还不能得心应手地活动。“不行?你的姓肯定能引起战歌氏族的注意。方便办事。”

  “说不定方便血吼砍掉我的脑袋。还有你的。”加尔鲁什说道。

  凯诺兹奸笑起来。高等精灵般的表情在那张兽人的脸上显得格外突兀。“你父亲和他的武器根本伤不到我。除非他会飞。”

  加尔鲁什没有回答。我倒希望你在格罗玛什·地狱咆哮面前显露出你的龙形态。我巴不得。

  凯诺兹将玻璃碎片放到自己的双膝上。哪怕是如此简单的动作看上去都很不协调。“那么。你决定了吗?”

  “决定了。”

  “然后呢?”

  加尔鲁什保持着声音的镇定。“我们该分开了。”他回答。

  “是吗?”凯诺兹轻笑道,“我可不记得给过你这个选择。”

  “你虽然看起来像是一个兽人,但是行为举止不像。他们会发现的。我得单独和他们接触。”加尔鲁什说。

  “我懂了。那我要等多久才能和你会合?”凯诺兹的笑容愈发诡异。

  “谁说得准?等到时机成熟——”

  “你的意思是说永远不见。”凯诺兹摇了摇头。“加尔鲁什啊,加尔鲁什,加尔鲁什……耍小聪明不是你的强项。别给自己丢脸了。”

  加尔鲁什把刺耳的回答咽回肚子里。“好。”他的声音依然冷静。“我直说吧:我的部落不需要一条龙的帮助。”

  “唔。你的部落?”凯诺兹慢慢站起来,小心翼翼地用一只手拿着玻璃碎片。“你的部落把你赶下了台。如果没有我,你还在监狱里发霉呢。你没资格叫我离开。”假扮的兽人歪了歪脑袋。“如果你不老实点,我保证让你希望自己还在盼着刽子手来砍了你。”

  凯诺兹的另一只手放在他的肩带内,那是他的高等精灵装束剩下的唯一一件衣物。加尔鲁什听见里面传出金属的窸窣声。也许里面藏着一件武器?

  加尔鲁什的脑中猛然预感到冲突即将发生。周围的世界变得更加鲜明、清晰。他没有显露出丝毫迹象。“我的族人值得拥有更好的命运。我来安排。不需要你。”加尔鲁什说。

  “由不得你向我发号施令。”凯诺兹说,“我——”

  够了。加尔鲁什毫无预兆地向前一跃,不成词句的战吼响彻空中。他跨出三大步,跳过营火,猛地扼住凯诺兹的咽喉,一边勒着一边向上举。

  青铜色的光芒闪过。凯诺兹手上的玻璃碎片微微闪烁。

  加尔鲁什眨了眨眼睛。他手上紧握着的只有空气。营火又回到了自己眼前,距离他三步以外,好像他未曾移动过一样。凯诺兹不见了。当加尔鲁什还在疑惑的时候,一只手臂锁住了他的脖子,一把将他拽倒。

  世界一下子颠倒了过来。冰冷的金属——熟悉的金属——铐住了他的双手。

  他重重地摔倒在地,凯诺兹的膝盖将他紧紧摁住,前臂则牢固地抵着他的脖子。

  “你以为我变成了人形就没反抗之力了?”凯诺兹愤怒地低语道,“你已经不是大酋长了,地狱咆哮。你逃脱牢笼是我的旨意。你能活下来是我的旨意。你要加入你父亲的旗下然后集结那些旧兽人氏族也是我的旨意。”凯诺兹脖子以上的伪装消失了,他的兽人头颅突然变成了一个硕大的蜥蜴般的脑袋。青铜龙巨大的眼睛几乎贴到加尔鲁什脸上。“你是一个卒子。仅此而已。派不上用场的话我就弃掉你。”

  加尔鲁什咬牙切齿。他的手腕又戴上了他逃离那场荒谬的审判表演时戴着的镣铐。他现在明白了为什么凯诺兹没有直接打断它而是那般小心地将其卸下。

  凯诺兹早就准备将手铐藏起来备用。他预见了一场冲突。不,他挑起了一场冲突。

  慢慢地,加尔鲁什一点点平息了自己的怒火。他控制住自己的呼吸。稳住呼吸。笨蛋。他故意引你上钩。决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视野里的红色消退了。他终于开口,声音憔悴,却很平静。

  “不过啊,龙,要是你不需要我的话,你就会让我留在潘达利亚。”兽人说,“所以别费力气威胁我。”

  凯诺兹那张爬行动物的嘴扭出一个笑容。“只要我们相互理解就好。”他整个又变回了兽人模样,站立起来,离开了加尔鲁什。

  “哦,我理解你。”加尔鲁什翻了个身,用被束缚的双手将自己推了起来。“ 相信我。”

  起身时一丝光线照进了他的眼睛。那块玻璃碎片就掉在附近,是在刚才的冲突中落进泥土里的。凯诺兹向那个东西指了指:“捡起来。”

  加尔鲁什望了一眼:“那是你的玩具,自己去捡。”

  “现在是你的了。”凯诺兹的口气就好像是在训斥一个不听话的顽童。“你会用到它的。”

  加尔鲁什注视着碎片,但没有行动。弧形的碎片搏动着,闪烁着微弱的青铜色光芒,就和刚才那条龙摆脱他的时候他看见的光芒一样。碎片的棱角看上去很锋利,双手被铐住的他要想拿着碎片的话必须小心一些才不会划破手掌。“我想你说过它已经没有力量了。”

  “我说的是它的力量不如以往了。但没有说一点用处也没有,刚刚你也看见了。”凯诺兹说,嘴角又扬了起来。

  加尔鲁什抬起了他被铐住的手腕:“那这个呢?”

  “那东西力量好像还挺强,是吧?在你让我相信你认清了自己的地位之前,你得一直戴着它。”凯诺兹回到营火旁,用脚把土盖到阴燃的木柴上。“捡。起。来。”

  稳住呼吸。不要再上他的钩了。加尔鲁什小心地捡起碎片,捧在手心里。当加尔鲁什在接受审判的时候,完好无损的时光之相上缠绕着两条青铜龙的雕像。这块碎片上还连着其中一条龙的头和脖子。握在此处倒是方便。

  “我认为这个东西对我毫无用处。”加尔鲁什的声音发紧。否则你肯定不会让我碰它。这个念头让加尔鲁什隐匿的怒火熊熊燃烧。

  “当然。不过不要弄丢了。我会生气的。”凯诺兹边说边漫步着离开了营火,随手在低垂的树枝上摘下一片叶子,捏作绿浆。“你说对了一点,加尔鲁什。你。我。我们两个在这儿完全是陌生人。我们最好还是分头去和战歌接触。甚至分开好几个月。这样你的同族没那么容易想到你和我在……勾结。”他将被捏碎的树叶扔在了地上,然后在大腿上擦了擦手。浅绿色的污痕留在了手掌上。“让他们看看这个沙漏。虽然你的同类在这个世界过着原始的生活,不过对超自然还是有点认识的吧?你们的萨满就够了。随便哪个有点天分的傻瓜都能用用你手上那玩意儿。看一看我们的艾泽拉斯,还有其他世界的好处,也就差不多了。等你说服他们加入你的理想部落,并且征服了他们眼前的一切的时候,我就会来。不过又是一个追随同族迈向新目标的兽人而已。”凯诺兹展开双臂。“我会发现这块碎片奇迹一般的新用法。我们会利用它去任何我们想去的世界。”

  “我感兴趣的世界只有一个。”加尔鲁什回答。

  “因为你鼠目寸光。你只想要一个没有恶魔之力玷污的部落。我想要的更多。我们可以培养起无数的部落——”

  加尔鲁什笑了起来。

  凯诺兹垂下了双臂。他的表情变得凶恶:“你不相信我?”

  加尔鲁什直视他的双眼:“沙漏送我们来的时候就坏掉了。我亲眼看见它在那座熊猫人神庙的地板上摔碎了。”他举起碎片。“兴许你可以拿这个再做点文章,但是不要假装这还是时光之相。”

  “好好想想,地狱咆哮。”凯诺兹的声音很轻。“因为大部分的沙漏还在我们的艾泽拉斯,所以这件碎片和我们的时间流产生了共鸣。你可以管它叫一瞥……时间的一个闪烁。只要我做点小动作——”

  “我们就能回去。”加尔鲁什感到心跳加速,皮肤一阵刺痛。他的脑中开始呈现各种计划。“不光只是回到我们的艾泽拉斯。它可以把我们带回我们的年代。”

  “那只是一个开始。”凯诺兹说。他转身指向纳格兰地平线上徐徐落下的太阳。“首先是艾泽拉斯。接着是其他的世界。全部的世界。我们要多少世界就有多少。”青铜龙笑了起来。“没有任何东西能束缚我们。就连时间也不能。可能性无穷无尽。我会成为无限——”

  加尔鲁什跨出三大步,将碎片猛砸在凯诺兹的后背上。

  笑声变成了尖叫。锋利的碎片轻易地刺入了肉体,甚至在切开肌肉并被骨头弹开后也没有碎裂。加尔鲁什一直用被铐着的双手紧握住碎片上的青铜色雕像。

  能量涌进碎片。青铜色的鳞片在凯诺兹的皮肤上忽隐忽现。他正在设法利用那块碎片,设法变回龙形。没有成功。

  加尔鲁什将他一把推倒,压了上去,把碎片锋利的边缘拉过凯诺兹肩头,直至碰到锁骨才不得不拔出来。尖叫声更响了。凯诺兹伸出无力的双手,试图将加尔鲁什推开。加尔鲁什几乎把脸贴到青铜龙的眼睛上,然后将碎片整个扎进了他的喉咙。尖叫声变成了汩汩声。

  加尔鲁什牢牢地握着碎片,丝毫不去关心玻璃中流进流出的那一股股能量,而是紧盯着凯诺兹惊愕的眼神。

  “不会再有了。”加尔鲁什说道,“不会再有躲在暗处的人偶师。不会再有带来被腐化的力量的奴隶主。不会再有你这种人。兽人再也不会有任何主人。”

  加尔鲁什搅着手中的碎片,然后将其拖到凯诺兹的胸腔,不停地刺了起来。鲜血洒在了小山顶上。不是兽人的血,也不是任何曾在这个世界上生存过的生物的血,但依然渗进了大地。

  他终于拔出碎片,站了起来。

  凯诺兹在地上抽搐。加尔鲁什好奇地看着。他之前从未杀死过青铜龙。他手里的碎片随着青铜龙的最后几次心跳一起颤动。沙粒般的青铜色薄雾从凯诺兹的身上飘散开来。那薄雾没有像烟那样消散,而是聚成一个细如绳索的涡旋,旋转着消失无踪,仿佛被从这个世界吸走了。

  青铜色的薄雾消失后,碎片安静了下来。凯诺兹双眼圆睁,停止了呼吸。加尔鲁什等了一会儿。他还不放心。几分钟后他才闷哼一声,点了点头。

  “死得这么干脆,便宜你了。”

  他把尸体留在了原地。发现的人只会以为这个兽人惹了不该惹的对手。

  难道不是很接近事实吗?加尔鲁什笑了。

  他在附近找到了一条小溪,洗掉了身上和碎片上的血迹。他的手腕依然被镣铐所束缚着,皮肤也磨破了。目前他对此无能为力。钥匙远在另一个世界。

  下一步该怎么办?加尔鲁什不停地思索着。凯诺兹说得对:耍小聪明不是加尔鲁什的强项。他若表现得太狡猾,耍太多花样,他的父亲一定会砍下他的脑袋。格罗玛什·地狱咆哮可不是个傻子。

  他真的不是吗?

  加尔鲁什有些忧虑。他那个时候年纪还太小,对父亲的记忆很模糊。万一他不是我期望中的那个兽人呢?格罗玛什·地狱咆哮受到了欺骗,糊里糊涂地成为了恶魔的奴隶。他最终救赎了自己,证明自己拥有坚强的心灵,可他并非永不犯错。

  几天来加尔鲁什一直在反复思考这个问题,但仍没有答案。如何让一个最强大的兽人觉得自己弱小?

  最后几道阳光也消失了。加尔鲁什静静地坐在小溪旁。也许他该等一等。徒步前往战歌营地要花好几个小时,而手铐和碎片会让别人看出他不属于那里。明天,或者后天,也许要比在半夜到达更安全。

  不,他决定了。他不想再多等下去。他用凯诺兹的肩带把碎片包了起来,塞进裤腰。格罗玛什会看到加尔鲁什内心的力量……或者不会。

  加尔鲁什动身了。日出之前,他就能知道自己是会活着和自己的父亲合作,还是会死在他手里。

  “Lok-tar ogar。”他轻声说。

1 2 下一页
友情提示: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用手机访问
下载APP
appicon 下载
扫一扫,手机浏览
code
休闲娱乐
综合热点资讯
单机游戏下载
精彩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