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民星空 > 网络游戏 > 新闻 > 正文

《英雄联盟》虚空之眼故事更新 新概念图愈发恐怖神秘

2018-08-25 14:04:23 来源:游民星空[编译] 作者:天增弟弟 编辑:天增弟弟 

  近日,《英雄联盟》官方更新了虚空之眼维克兹的背景故事,并公布了全新的概念图。

游民星空

维克兹全新背景故事:

不同的渴望

  亲吻妻子后,我将长矛放在肩上,和伙伴一同离开村庄。清晨很新鲜,我们一行六人走在老旧的土路上前往看守点,破晓的曙光穿透茂密的塔柯果森林。守夜只需要持续到下次新月升起,届时就会有另一队矛兵来接替,因此我们的行囊很轻便。塔柯果和诺克萨斯分摊边境,近期有交战渐增的趋势,使得领主们相当积极地确保他们的武器都有处于锋利的备战状态。

  我们的旅途简短平安,是每个士兵都会梦想的好事。经过半天的行军,前哨站已经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中。信号弹燃起,以一串白色的薄烟欢迎我们。大伙儿的心情都很轻鬆,大家都像兄弟邻居那般閒话家常。虽然我们的职责是观察前线有无任何迹象,但战争爆发感觉离塔柯果还是个很遥远的想法。

  当我们抵达时,发现城寨的大门没有闩上,虽然是打开的但没有遭到强制破坏。奇怪的感觉爬上我们的心头,有如一阵刺骨的寒意。我彷彿能够看见其他人的心理状态,就像我自己也感同身受一样。

  我们组成一队两列共六人的小型盾牆进入城寨,预期映入眼帘的会是屠杀后的场景 - 诺克萨斯总会留下毁灭与破坏。但我们并没有看见那些。

游民星空

  我们看见的是丝毫未变的前哨站。烹饪锅中还是满的,底下劈啪作响的火焰烧著馀烬。晾晒的衣物吊著,前一晚用来照明的灯笼也都还挂著。大伙儿面面相觑,提高警觉的同时也感到困惑。这看起来像是我们的同伴突然间全消失了。

  「这裡发生了什麽事?」贝欧低声说道。我们的盾牆展开为一直线,开始四散在前哨站中搜寻有无任何生命迹象。
「他们会是被抓走了吗?」尤里克问道。

  我靠近城寨的一面牆。有一块木材被烧得比沥青还要黑。我走向那块木材用指尖轻碰一下,它便破碎后露出了底下表面光滑的木坑。其他人也在营地好几处找到相似的标志,但没人可以参透那是怎麽弄出来的。

  一声大喊令我们全都返回战士的意识。「快过来!」

  是亚冯的声音。我们跑向他,发现他站在一副身躯旁边。

  「是海林,」他看著我们说。「负责製革的男孩。」

  这位年轻人面容苍白,以胎儿的姿势倒在地上。他的身上没有伤口或血渍,完全看不出打斗过的徵象。

  我抽出小刀蹲下身,将刀刃端至海林的鼻前。天气很冷,因此就算是浅薄的吐息,也会在刀刃蒙上缓慢有韵律的雾气。

  「他还活著,」我伸手抓住他的肩膀要转动他的背时,我们全都跳离开来。

  海林的双眼虽然睁开却很空洞。就我们所知,他还是有意识,但他的右眼就只是无神地直盯著天空。

  不过这并非让我们退缩的原因。

  「我的老天,」尤里克喘著气。亚冯为了避邪开始吐口水,我们也跟著做。

  在原本是海林左眼的地方,只有一个黑暗的凹洞。我的战斗经验够丰富,足以明白长矛或是刀剑的能力,但没有任何武器能够造成这样子的伤口。以战斗的混乱狂热来说,它太过乾淨俐落了,而如此骇人的伤口竟没有在男孩脸上留下痛苦的痕迹。

  「是什麽东西对他做了这样的事?」贝欧询问。「某种怪兽吗?还是瘟疫?」

  我们想像时不禁瑟缩起身子。「不是,」瑟尔蹙著眉头,手不由自主地往腰间放著药草与敷料的小包移动。「没有溃烂的症候,所以不是疾病。」

  「去找其他人,」贝欧下令。「现在就去。」

  一个接著一个,我们找到他们了。这些都是我们认识的人,有在村裡卖鱼的也有锻铁的。他们的左眼都有一样的伤口,而且所有人都处于弥留状态。他们呈现出近乎安祥的模样,反而令人更加毛骨悚然。

  艾冯看著贝欧。「现在要怎麽办?」

  「我们必须释出警告。」尤里克说。

  「警告什麽?」瑟尔问道。「我们压根不晓得这裡发生了什麽事。」

  他们开始争辩起来,衝突的声音互相重叠。在这之外,我注意到空气中的烟味。

  「等等。」

  其他人停下,目光转到我身上。我咽了口口水。

  「如果他们都无法自主行动,」我指向我们身后的信号弹,「那是谁点燃了-」

游民星空

  在我们还没意会过来的时候,尤里克就已经飞到半空中。一道炫目的闪光偷走我的视线,但我还是瞥见一个巨大黑暗的身影。大伙儿的嘴裡纷纷迸出各种誓言、祈祷与咒骂。一声如长鞭挥出的爆裂使他们陷入沉默,接著是令人难以忍受的嘶声尖叫。

  当我的视线终于再次清晰时,我正坐倒在地。

  我低头看见我的双腿展开断裂了。其他战士、我的兄弟和朋友们全都直瞪著天空。

  我听见一个声音,于是转头。我只看见亚冯 - 仅是一名十六岁的年轻人 - 正在怪物底下挣扎不已。他沐浴在紫罗兰色的激光下,那怪物的其中一支触手透过他的眼睛伸进他的头骨,他极度痛苦地扭曲著。当他也转变为像其他人一样的空壳时,他的惨叫声也随之戛然而止。

  接著那怪物的邪恶目光转到我的方向。

  一瞬间,他就飘到我上方了。我抬头看著那隻膨胀的单眼,感应到超出想像的飢渴。那并不是对于血肉的飢渴,而是远比那还要深沉的东西。我的灵魂在这片深渊的边界徘徊,它无情的飢渴正拉扯著……

  不。

  我可是赫尼斯.奇达恩,是勇士与塔柯果之矛。就算它的触手刺穿我的眼睛,我也拒绝给予能使它满意的哭喊。这一点都不痛苦-

  -因为这是我的工作。分析会带来肉体的折磨,虽然我应该要对此有欲望,但那不是这裡的重点。我学到了更多关于痛苦的知识,以及它的用途。

  这个资讯很宝贵,就和其它所有知识一样。殖民、互动、种姓。一个特定种族的女性与其后代……这一个抗拒了我的那些分析,但要克服只是件轻而易举的事。

  没有可以再消耗的东西了,我在这裡旅行,传播我所收集的事物。

  在我身下的裂缝是将资讯传递到真实领域的渠道。居住在这个世界的生物将我们的领域定义为虚空。这些实体编织出如此稀奇古怪的诗歌 - 一种阐明我的任务到此为止完成了多少的好奇心。

  知识的宇宙围绕著我,它拥有强大的力量与悠远的土地,所以我将会把全部都收集起来。我现在提供这个资讯,其它剩余的就会随之而来。

  先是接受。

  然后消耗。

  最后学习。

游民星空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英雄联盟专区

人喜欢
用手机访问
下载APP
appicon 下载
扫一扫,手机浏览
code
休闲娱乐
综合热点资讯
单机游戏下载
精彩专栏
游民星空联运游戏